港古X廣漫網專用論壇猪肉的漫游新鲜本地猪 → 【港古会客室】天上掉下个邝志德——邝志德先生专访


  共有545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港古会客室】天上掉下个邝志德——邝志德先生专访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港古漫画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2459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2-10-7 20:11:52
【港古会客室】天上掉下个邝志德——邝志德先生专访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7 11:48:47 [只看该作者]

 

天上掉下个邝志德

——邝志德先生专访

 

文字:猪肉

 

200712月,邝志德主编的《王小龙传》创刊。

于是,我们才突然发现,这个从1999年起已经担任玉皇朝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现任动画及漫画部总经理的“新晋漫画家”,原来已经参与香港漫画制作接近30年。当年《龙虎门》、《醉拳》、《如来神掌》乃至《中华英雄》的制作,都可见他的身影。

于是,我们才突然想起,“邝志德”这个名字多年来,每周都以“监制”或“策划”的头衔、在玉皇朝旗下的系列漫画中、在我们的眼前掠过,然后从我们的记忆中滑走。

于是,我们忽然觉得,这个一直都在读者身边,却又让读者觉得他有如天下掉下来般陌生的主笔身上,应该有很多值得我们关注的内容。

 

“创意无限的青年画家”——邝志德

猪肉(下文简称“肉”):很高兴今天能有机会访问邝志德先生,德哥您好!

邝志德(下文简称“邝”):你好。

肉:首先要恭喜你的作品入选云峰画苑在1120——125举行的“香港青年艺术家邀请大展”。主办方以“思维开阔,作品创意无限,充分体验了香港艺术家的灵动和智慧”来形容本次参展的香港青年画家,可见这是一次高水准的展览。而香港漫画界仅有你这唯一代表,可说是对你绘画实力的充分肯定。

邝:多谢你的溢美之词。

肉:但是很遗憾,大部分内地读者是在《王小龙传》之后才留意到你的名字,而很多香港读者也是在看了《王小龙传》之后才发觉原来那个经常挂名“监制”的邝志德,笔头功夫尤其是彩稿竟然不输任何一个当红主笔。我相信在这背后必定有很多故事,所以今天的访问将会围绕你如何从幕后走向前台这个主题。鉴于我本人的文风偏激,某些问题可能比较尖锐,希望你不要介意。

邝:好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4-7-7 11:58:23编辑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港古漫画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2459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2-10-7 20:11:5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7 11:56:13 [只看该作者]

 

 

从“学院派”到“漫画派”的邝志德

肉:我们先谈谈你的个人经历吧。虽然你已经在《王小龙传》的专栏中提及不少往事,但我还是比较想知道你在正规美术培训方面的详细经历。我知道你曾在“山月画室”接受过陈中枢先生的教导。

邝:其实我学习美术还在山月画室成立之前。我当时从读于香港美术专科学校,陈中枢是那所学校的老师,后来我机缘巧合下得知他离职成立山月画室的消息,便过去继续跟随他学习素描、水彩等技巧。由于我喜爱看漫画,于是忽然奇想写信给马荣成先生推荐我学习的画室,他才过来加入。由于学习效果不错,黄玉郎先生有一段时期便出资开展 “雇员再培训”计划,让员工集体过来上课。我也是那时期认识了温绍伦等漫画人,直接影响到我进入漫画行业。

肉:那你是在香港漫画界进入山月画室学习的第一人了?

邝:不能这么说,我当时只是一个漫画读者,还没入行,之所以学习美术,是因为在正规教育方面我一直读到中三,学业都差强人意,家人一方面是担心我再读下去没前途,一方面是觉得我的四个哥哥读书读得不错就够了,于是放任我去学门手艺。在山月画室认识了漫画人后,才顺利自荐进入黄玉郎先生门下。

 

从养鱼小厮到“名著”监制的邝志德

肉:你刚刚说到进入黄玉郎门下,我记得网络上有一种说法:黄玉郎一共收过四代徒弟,祁文杰、张万有、毛名威是第一代,而你和张永康、胡家宝、周胜、王坚敏属于第三代弟子。

邝:真正得到黄玉郎先生教授画画的,其实只有祁文杰、张万有、毛名威三人。我们名义上是弟子,实则是学徒,你有看过那时期的漫画也知道,我们统称黄生的“御林军”。

肉:你初入行参与的第一部作品是《野狼传》,这本漫画曾由张万有和李高两位先后主笔,你当时跟随的是哪一位呢?

邝:是跟张万有先生,同一组有廖瑞贤和胡家宝。但在《野狼传》转交给李高之前,我已转为参与《龙虎门》和《醉拳》的创作。嗯,其实相比之下,当时最大的工作还不是做漫画,而是帮黄生养鱼,照料他的“龙吐珠”。(笑)

后来玉郎帝国上市,公司形成相对规范的管理制度和分工,《玉郎漫画》、《龙虎门》、《如来神掌》、《醉拳》这四大支柱作品采取监制负责的方式来操作……

肉:于是你就成为所谓“三大名著”之一的《如来神掌》的监制?

邝:不是……当时的层级架构是黄玉郎——祁文杰——关荣遇,然后才到邝志德(笑)。直至刘定坚成立自由人,带走玉郎帝国一部分人员,《如来神掌》主笔谢志荣又辞职,人事发生较大变动之后,关荣遇先生另有安排,我才升任监制一职,并先后和李高、廖福成合作过。

 

1999年,天上(第一次)掉下个邝志德

肉:黄玉郎曾经很自豪地在《天子传奇》的后记中提到,在玉皇朝成立前后,他一声令下,“御林军”全部归队,你应该也是从那时离开玉郎帝国,转而为玉皇朝工作吧?

邝:对,当时在《玉皇朝》主要负责监制《义勇门》。由于我当时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老老实实地跟着公司的发展方向走,那几年可算过得相当平淡。

肉:你刚才是说“当时”没有野心?

邝:(笑)今天如果再没有发展的野心,又怎能对得住我现在的职务和职位。

肉:你现在是玉皇朝5名执行董事之一,兼动画和漫画部总经理,就贵公司本地漫画创作业务来说,可说已经是黄玉郎先生一人之下。内地读者都知道黄玉郎于1999年解雇祁文杰,但都不明白,为什么黄玉郎选择擢升了“当时”没有野心甚至不为人所熟知的邝志德来继任祁文杰的位置?

邝:当时玉皇朝的架构原本为黄玉郎——祁文杰——三大监制:梁光明、张永康和邝志德。但在祁文杰先生离开前后,梁光明转投文化传信,张永康加盟天行社……所以,不是黄玉郎先生选择了我,而恐怕是他当时根本没有选择。(笑)这就是所谓机缘巧合。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港古漫画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2459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2-10-7 20:11:5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7 11:57:03 [只看该作者]

从“学院派”到“漫画派”的邝志德

肉:我们先谈谈你的个人经历吧。虽然你已经在《王小龙传》的专栏中提及不少往事,但我还是比较想知道你在正规美术培训方面的详细经历。我知道你曾在“山月画室”接受过陈中枢先生的教导。

邝:其实我学习美术还在山月画室成立之前。我当时从读于香港美术专科学校,陈中枢是那所学校的老师,后来我机缘巧合下得知他离职成立山月画室的消息,便过去继续跟随他学习素描、水彩等技巧。由于我喜爱看漫画,于是忽然奇想写信给马荣成先生推荐我学习的画室,他才过来加入。由于学习效果不错,黄玉郎先生有一段时期便出资开展 “雇员再培训”计划,让员工集体过来上课。我也是那时期认识了温绍伦等漫画人,直接影响到我进入漫画行业。

肉:那你是在香港漫画界进入山月画室学习的第一人了?

邝:不能这么说,我当时只是一个漫画读者,还没入行,之所以学习美术,是因为在正规教育方面我一直读到中三,学业都差强人意,家人一方面是担心我再读下去没前途,一方面是觉得我的四个哥哥读书读得不错就够了,于是放任我去学门手艺。在山月画室认识了漫画人后,才顺利自荐进入黄玉郎先生门下。

 

从养鱼小厮到“名著”监制的邝志德

肉:你刚刚说到进入黄玉郎门下,我记得网络上有一种说法:黄玉郎一共收过四代徒弟,祁文杰、张万有、毛名威是第一代,而你和张永康、胡家宝、周胜、王坚敏属于第三代弟子。

邝:真正得到黄玉郎先生教授画画的,其实只有祁文杰、张万有、毛名威三人。我们名义上是弟子,实则是学徒,你有看过那时期的漫画也知道,我们统称黄生的“御林军”。

肉:你初入行参与的第一部作品是《野狼传》,这本漫画曾由张万有和李高两位先后主笔,你当时跟随的是哪一位呢?

邝:是跟张万有先生,同一组有廖瑞贤和胡家宝。但在《野狼传》转交给李高之前,我已转为参与《龙虎门》和《醉拳》的创作。嗯,其实相比之下,当时最大的工作还不是做漫画,而是帮黄生养鱼,照料他的“龙吐珠”。(笑)

后来玉郎帝国上市,公司形成相对规范的管理制度和分工,《玉郎漫画》、《龙虎门》、《如来神掌》、《醉拳》这四大支柱作品采取监制负责的方式来操作……

肉:于是你就成为所谓“三大名著”之一的《如来神掌》的监制?

邝:不是……当时的层级架构是黄玉郎——祁文杰——关荣遇,然后才到邝志德(笑)。直至刘定坚成立自由人,带走玉郎帝国一部分人员,《如来神掌》主笔谢志荣又辞职,人事发生较大变动之后,关荣遇先生另有安排,我才升任监制一职,并先后和李高、廖福成合作过。

 

1999年,天上(第一次)掉下个邝志德

肉:黄玉郎曾经很自豪地在《天子传奇》的后记中提到,在玉皇朝成立前后,他一声令下,“御林军”全部归队,你应该也是从那时离开玉郎帝国,转而为玉皇朝工作吧?

邝:对,当时在《玉皇朝》主要负责监制《义勇门》。由于我当时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老老实实地跟着公司的发展方向走,那几年可算过得相当平淡。

肉:你刚才是说“当时”没有野心?

邝:(笑)今天如果再没有发展的野心,又怎能对得住我现在的职务和职位。

肉:你现在是玉皇朝5名执行董事之一,兼动画和漫画部总经理,就贵公司本地漫画创作业务来说,可说已经是黄玉郎先生一人之下。内地读者都知道黄玉郎于1999年解雇祁文杰,但都不明白,为什么黄玉郎选择擢升了“当时”没有野心甚至不为人所熟知的邝志德来继任祁文杰的位置?

邝:当时玉皇朝的架构原本为黄玉郎——祁文杰——三大监制:梁光明、张永康和邝志德。但在祁文杰先生离开前后,梁光明转投文化传信,张永康加盟天行社……所以,不是黄玉郎先生选择了我,而恐怕是他当时根本没有选择。(笑)这就是所谓机缘巧合。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港古漫画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2459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2-10-7 20:11:5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7 11:58:09 [只看该作者]

 

 

2007年,天上(第二次)掉下个邝志德

肉:你这个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一做就是十年,我们经常看到你以监制、策划的名义出现在漫画中,但在200712月,你突然变成了漫画《王小龙传》的主编,紧随其后又有《王风雷传》和《王风雷传II》。你从一个从未主编过漫画的行政人员,一跃成为香港漫画周刊销量亚军,仅次于黄玉郎的《新著龙虎门》,甚至远远高于邱福龙同期的《神兵4》,把整个业界和读者都吓了一跳。虽然我认为周刊亚军的成绩跟你所能掌控的资源不无关系,但我仍然很好奇:按理说你在公司的行政地位已经很高,但在创作上却属于毫无名气,面对当下新主笔难以立足的漫画市道,为什么你会甘冒失败的风险,毅然从稳如泰山的行政座椅上起身走向前台?

邝:(认真地)相信你也记得,当时邱福龙先生已经联同邝彬强、林业庆以及一班助理自组新公司福龙动漫,当时市面流传一种说法:邱福龙等精英离开之后,玉皇朝已经再无强手,必会江河日下。姑且撇开邱福龙先生等人离开对公司的影响不提,我始终认为一本书的成功是属于整个制作团队,是主笔、编剧、助理甚至专栏设计的同事所共享,怎能因为一个人的成功而抹杀了一个团队的努力?

故此,我当时就下定决心,要亲自整合公司的团队,做好一部作品,来证明就算不是当红主笔,通过团队的配合和努力,都一样可以做出一本成功的漫画。

肉:如果只是为了证明这一点,完全可以起用其他已经有一定市场认知的主笔例如周圣(《王小龙传》美术主笔),为什么要由你亲自上阵,来冒这个风险?

邝:有两个原因:1、以我的行政身份作为担保,身先士卒,会激励助理团队的斗志,也能予他们以压力。2、我毕竟参与漫画制作多年,有一定功底,如能通过这次创作充分展现出来,也更能令整个团队信服,有助于增强向心力。

坦白说,这次站出来,也是因为有很多人过于轻视我们这些幕后的制作人,令我有争一口气的冲动。

肉:当时你选择了《新著龙虎门前传》系列的第二部《王小龙传》,这个系列的第一部《火云邪神》是邱福龙离开玉皇朝之前的最后一部作品。前作在画面和剧情上都打破了《新著龙虎门》多年来兜兜转转的沉闷,无论销量还是口碑都取得了极高的成就。你要写《王小龙传》,就必然面对前作空前成功的巨大压力,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个决定?

邝:理论上来说,要证明我的团队至上的观点,最好是在同一系列作品中体现。商业操作上来说,前作的成功至少让读者对续作有所期待,也不失为一个理想选择。

但当时写“王小龙传”这个题材是十分大胆的,因为这个角色无论是在新著还是旧著都并不强势,在读者中也不太受欢迎,是个花瓶般的偏角。很多人建议我直接写《火云邪神II》,而黄玉郎先生也叫我不要做傻事,应该写《石黑龙传》。

不过,你知道我当时下了多大的决心吗?我跟黄生说,请他不要就这本书给我任何意见,一旦《王小龙传》的制作和销量有什么闪失,我邝志德直接引咎辞职。所以你会发现,黄玉郎先生的名字是没有在《王小龙传》的宣传及制作中出现过的。这也是黄生第一次没有参与《新著龙虎门》系列的创作。

肉:恕我直言,相比玉皇朝其他作品,《王小龙传》虽然在整体包装和画面上——尤其是封面制作上有很大的进步,但综合来说,并不算是一部太成功的作品。

邝:(大笑)对,从读者的角度我同意你的讲法,但从公司角度来说,《王小龙传》是“一输三赢”:输了口碑,赢了效率、赢了销量、赢了画面。站在业界的立场,《王小龙传》始终是大获全胜的。

《王小龙传》的成功,证实了我的团队理论,当然也有值得我从中反思的部分——尤其是编剧方面的弱势,这就是我后来邀请李中兴出任《王风雷传》编剧的原因。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港古漫画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2459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2-10-7 20:11:5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7 11:58:50 [只看该作者]

 

 

    漫画嘉年华的策划人——邝志德

肉:在邀请李中兴加盟《王风雷传》之前,你在创作《王小龙传》时邀请了周圣作为美术主笔,并号称邀请了各国各地的画家来协助制作封面彩稿。然后我们还看到在你的撮合之下,成功策划推出了与冯志明、牛佬、郑健和等主笔的合作作品,令香港漫画界出现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跨公司合作,为港漫创作带来了一股新风,也为玉皇朝的读者带来了新的阅读体验。我相信你洽谈过的漫画家应该不只以上几位吧?

邝:曾和牛佬之外的另外一位写江湖漫画较著名的漫画家谈过天子传奇6的主编问题,也曾经和海洋的温日良先生有过交流,直至现在也还在构思一些新的合作项目。

肉:我们都看到当前玉皇朝几本招牌作品的主编和主笔甚至编剧,例如袁家宝、曹志豪、周圣乃至李中兴、钟英伟都有不俗的表现,但他们其实都不是来自玉皇朝固有的班底,例如袁家宝曾长期任职海洋、曹志豪成长于天行社、乐文社等。这样会不会影响老员工的士气,令他们觉得失去了发展成为漫画主笔的机会?

邝:(认真地)我正面回应这个严肃的问题。在长期的行政工作中,许多公司的老员工甚至是已经有了一定名气的漫画人,已经成为温室中的花朵、港湾里的游艇,没有经历过风雨波浪的磨练,难以成长;相反,你刚刚提到的“外来”的主笔、编剧,他们在市场中饱受冰霜雪雨,见过潮起潮落,所以会更珍惜和把握每一个创作的机会,表现得更成熟更优秀。

我曾经见过某漫画人,一边拿着两万多的月薪,一边宣扬漫画行业已经没有前途,奉行一种得过且过的工作态度。这种员工即使资格再老,公司的管理层也不会让他担当大任。

所以,我的看法是,我们不是重用“外人”,而是重用有才华、肯付出、愿努力的主笔,即使不是我公司的员工我也会主动邀请和挽留。例如周圣在制作《王小龙传》之前,本已经想转行做动画,是我再三强调:如果没有周圣的画功,我没有信心做好《王小龙传》,他才打消了转行的念头。

肉:我感兴趣的还有在与郑健和完成《中华英雄前传》的合作之后,你的下一个合作目标是哪一位?

邝:是《火凤燎原》的作者陈某。

肉:(吃惊)怎么可能!《火凤燎原》才刚刚准备描写官渡之战,距离赤壁之战还很遥远,更莫说要写到司马家一统天下了。

邝:嗯,其实合作已成。他的《火凤燎原》ONLINE GAME的插图便是由我主理的。但我仍然希望和他能有更深度的合作关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港古漫画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2459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2-10-7 20:11:5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7 11:59:20 [只看该作者]

 

 

邝志德的漫画之道

肉:你第一次做主编的《王小龙传》就取得成功,据上官小威的专栏,第二次主编的《王风雷传》也成为公司销量的两大支柱之一,可有什么成功的心得与大家分享?

邝:第一个心得是一定要投入。投入资金、投入精力、最要紧的是投入热诚。我做《王小龙传》的时候,亲自起草图和绘画背景,然后和美术主笔周圣沟通,作出修改,整个制作过程中是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这个过程甚是难忘。

第二个心得是要做好细节。经过《王小龙传》被读者批评为“发生于现代的古装漫画”之后,我在《王风雷传》的创作中一直都强调每个岗位的同事都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跟进每个细节。我不会说细节决定成败这种大道理,但我会说,如果一本书每一个细节都做得好一点,每个人都能多做一点,整本书的质量自然就会提升。《王风雷传》的舞台主要在韩国,你会看到我们是一定要参考韩国的实景来做漫画背景,甚至连里面出现的货币和文字等都是要跟足现实的。

第三个心得是编剧应该把故事提前交给主编,让主编消化和提炼出画面构图,有了充足的准备,整本漫画的质量才能有保证。

肉:你刚才提及主编《王小龙传》时曾亲笔起草图,换言之,现在你对《王风雷传》系列的参与度是不是已经没有那么高?

邝:(笑)坦白讲,我为《王风雷传》起过几幅广告图,然后就不再参与具体的制作,只负责一些重要的决策,例如故事编排。毕竟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这种生活是不能长期坚持的,况且我还有行政事务需要兼顾。

肉:也就是说就如当年马荣成先生监制《黑豹列传》一样,是既不监也不制了?

邝:不是的,我对整个故事甚至细节都跟得很紧,大处如王风雷暗黑冰火七重天的剧情安排,小处则包括对一些细节的修改。例如之前李中兴曾经想过一段情节,是金罗汉这个角色“上位”(注:“上位”为香港俚语,意同“当红”、“发迹”)之后,有赞助商邀请他签约拍广告。我觉得这个安排显得太过火了,就会建议予以删除。

肉:我想知道作为一个身处艺术绘画和商业漫画中间的漫画家,你的漫画创作理念是怎样的?

邝:我的创作理念是把艺术和商业结合起来,做到雅俗共赏。但经过几次的尝试,我承认这个目标是很难达到的。因为商业抗拒艺术,艺术鄙视商业,两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相信都难以调和。

肉:你刚才谈到你不满有漫画人看空香港漫画市道,现在又觉得雅俗共赏难以到达,那你对香港漫画的发展趋势可有什么看法?

邝:漫画市场不容乐观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曾和韩国、台湾甚至日本的漫画人都探讨过,发现漫画市场的萎缩不是香港一家独有的问题,而是在全球同时发生。当然,那些著名的漫画家的作品仍然是有销量保证,但新人和一些不太当红的漫画家就陷于“作品销量下降——削减人手和开支——销量再下降”的恶性循环。

不过我认为现在漫画行业是仍然有赢利的。既有利可图,就有值得投资方和制作方努力的价值,所以我的看法是,我们应该花更多的心思去做更好的作品。如果我们用心去做仍然无法有所突破,那就只有认命了。

肉:做漫画人这么久,能否说说你30年从业过程中感觉最大压力的时候和最兴奋开心的各自是什么时候?

邝:(凝重地)压力最大是当前。漫画市场萎缩,业界逐渐失去信心,漫画创作人老化而青黄不接,公司最年轻的员工也已经三十几岁。公司上一部重头作品《醉拳》失利,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最兴奋的是(想了一想)……是《神兵玄奇》的创作。当时我们因为制作时间很紧迫,其实并不太看好这部作品,但偏偏它就能开创出一个潮流,成为新世纪最重要的漫画作品,让所有人跌破眼镜,可见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肉:会考虑在《王风雷传II》之后继续推出《新著龙虎门》的外传作品吗?

邝:会的,《王风雷传II》已经在收尾,会在完结后推出新作,会写哪个主角暂时就要保密。

肉: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对你的名字有印象,是在香港某著名漫画站点的内部论坛里,发现你也经常上网看读者的意见。那还是45年前的事情。我知道你未必是第一个上网看读者意见的漫画人,但肯定是最经常关注网络意见的漫画人。我的问题是,面对互联网的热潮,你有什么看法?

邝:(笑)我明白你是想问我对电子版漫画的看法……我认为互联网是不可抗拒的潮流,将会触及所有人的生活,所以我承认电子版漫画是难以控制的。不过,我们最主要的读者群基本都不会在网上阅读漫画,所以电子版漫画对我们销量的影响不算太大。

我当然不赞同把漫画书扫描上网提供下载的方式,不过网络读者阅读了漫画之后抒发的各种意见却可以启发我创作人的思维。所以我会通过各种方式了解互联网上的读者意见——哪怕他们并非是实体书的购买者。

肉:最后一个问题:在漫画市场趋向艰难的时候,有没有考虑采取自强之外的其他方式,例如寻求香港特区政府扶持或者北上开拓内地市场?

邝:我们正通过香港动漫画联合会和香港特区生产力促进局合作,在全香港的中学开设设计课程,推广动漫设计,希望能为业界提供更多的人才。

至于内地的发展计划……我们和中央电视台合作推出的《神兵小将》和《奇幻龙宝》的动画,收视和口碑都很不错。但鉴于内地审批非常严格,暂时还没有漫画出版方面的详细计划。

肉:感谢你接受我的访问,衷心希望你能延续周刊亚军的辉煌,向冠军宝座进发。谢谢你!

 

采访于20091113香港尖沙咀

完稿于2009123桂林阳朔的凌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港古漫画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658 积分:2459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2-10-7 20:11:5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7 11:59:34 [只看该作者]

 

访谈花絮

 

肉:首先要恭喜你的作品入选云峰画苑在1120——125举行的“香港青年艺术家邀请大展”……

邝:哇!这次画展还未举行的(注:本次访谈时间为1113),连我也还未知道具体在哪里举办,你的资料搜集功夫可真了得。

 

肉:我手头有玉皇朝自05年开始的年度财政报告,想就贵公司几个董事的报酬差异的问题……

邝:(汗)财务问题能否略过算了,我又不是公司会计,哪能清楚回答你……

 

肉:我曾经翻阅资料,发现你曾经因为卖出公司股票而被联交所公告。原本想问问你是不是因为对公司前景缺乏信心而抛售公司股份,但经过计算,发觉贵公司当时市价低至7毫以下,你卖出的股票不过是几万元港币,根本微不足道。

邝:(大笑)那是我在进行正常的股票买卖行为而已,但恰好在交易当天公司股价出现了波动,所以要由公司出面解释和澄清。玉皇朝执行董事中,邝志德和温绍伦都曾经因为买卖自家股票上过报纸,所以这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

 

肉:关于黄玉郎先生解雇祁文杰先生的始末……

邝:(汗)这个你还是上网看吧……

 

肉:张永康是和许景琛一起创办了天行社,但为什么梁光明却无端端去了文化传信?

李中兴:哇!这个简直就是无线剧集一样的情节啊!因为某个人竟然在坐飞机的时候正好坐在文化传信高层的身边,竟然两个人在飞机上言谈甚欢,对方竟然就凭飞机上的一席交谈邀请他加盟,而这个人竟然就是梁光明的朋友……

邝:(无语)中兴你讲晒啦……

 

肉:你既然提到漫画行业人员老化、人才凋零,那贵公司有没有相应的计划应对?例如当年黄玉郎先生就给予大家到山月画室培训的机会。

邝:因为公司的体制已经和当年不同,这个问题还是要待公司行政会议讨论——不过(坏笑)我建议你可以直接问黄玉郎先生。

 


 回到顶部